销售专线:022—58296666
新闻资讯
企业动态 媒体报道
追忆系列二:终身情系焊花 矢志为国立尊
2017-02-20

    2016年12月23日14时,“中国焊接终身成就奖”获得者、天津市金桥焊材集团董事长侯立尊老先生离开了他热爱的事业走了,享年94岁。不设灵堂,不摆花篮,不搞吊唁仪式,不开追悼会。26日8时他悄悄地上路,漫天雪花为他送行。

    第十四次全国焊接学术大会给予他这样的评价:花甲之年开始创业,打造出焊材产销量世界第一的知名企业;潜心钻研,研制成功全面替代手工生产的成套设备,使我国焊条生产步入机械化时代;研制的还原钛铁矿替代金红石,结束了我国焊材原材料依赖进口的历史。

    业内外权威人士评价:这是一位淳厚慈善的长者,这是一位抱定焊材强国宏图大志的追梦者、创世者,这是一位一辈子都与中国焊材业牢牢焊在一起的行业泰斗,这是一位始终都把个人责任与家国天下紧密连接在一起的贤达君子。

    一生专注一项事业

    “我为焊材而生,焊材就是我的命”。侯立尊生前常常自嘲是“怪人”:“只要坐下来研制焊材配方,烦恼糟心的事,没了;头疼脑热的病,好了”。

    78年前,他与焊材结下不解之缘。为养活家人,16岁到沈阳一家日本人开办的电焊条厂做了学徒工。虽然受尽凌辱,但偷学到技术。1949年,带着家人从大连到天津,创办“中和焊接器材厂”。1955年,国家搞公私合营,他鼓着掌献出自己的工厂,专事电焊条研制。 为了研制国家急需的电焊条,他自学了高中课程,又利用业余时间上了三年业大,修完化学专业大学课程。为了更好了解世界焊材发展趋势,他又学习了日语和俄语。

    丰富的实践经验,扎实的理论基础,他被冠之带有“土”字的专家,并成为国营天津电焊条厂的技术负责人。从那时起,他以他的“侯氏创造”书写着中国焊材发展史上的一个又一个第一。

    1955年,他研制成功国内首条高性能“螺旋式焊条压涂机”,让手工生产电焊条成为历史。之后,又研制成功与“螺旋式焊条压涂机”配套的“隧道式热风循环焊条烘烤炉”,开启中国机械化生产电焊条的先河。

    1983年,他成功设计制造了国内首台“高温链条式焊条烘烤炉”。凭借这一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装备,中国电焊条生产向自动化迈出关键一步。

    1964年之前,我国生产的电焊条基本是照搬国外配方,其中有一主要原料金红石,当时只出产于少数几个西方国家。1964年,国内电焊条生产厂家因西方国家断供金红石,陷入困境。

    “钢铁针线”频频告急。他挺身而出,提出:“只要把国内到处都有的钛铁矿砂烧制成还原钛铁矿粉,就可完全替代金红石”。但他的这一建议引来一片冷嘲热讽。

    为了让事实说话,他带上骨干,在天津西郊垒起焙烧窑,过起了“野人”生活,烧了近二百个日日夜夜焙烧窑,终于在1965年春天,烧出了“中国红”—“还原钛铁矿”。随后,他以“还原钛铁矿”为原料,研制出“钛钙渣系”和“钛型渣系”电焊条。经权威机构验证,用“还原钛铁矿”配方生产的电焊条,质量可以和“金红石”为原料的电焊条媲美。这不仅打破了西方国家对我国的恶意垄断,终结了我国依赖进口“金红石”生产电焊条的历史,还开辟了一条用丰富的国内资源低成本生产电焊条的新路径。

    1979年,他研制的“钛钙渣系”和“钛型渣系”电焊条,顺利通过英国劳氏船级社质量认证以及英、美、日、德、法、挪威和中国七国船检机构联合质量认证,拿到“中国制造”第一张进军国际市场的“绿卡”。

    1986年,年过花甲的侯立尊从天津大桥焊材集团总工程师的岗位退休。为了把很多尚未实现的创新设想变成现实,他不顾家人劝阻,创办了属于自己的高端焊材试验田——天津金桥焊材集团有限公司。

    创业初期厂房

    为了把这块高端焊材试验田建设成“现代焊材”研发基地、创新基地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制造基地,他把“高端、高质、高新”作为创新的目标,提出“以新型焊材满足新型母材焊接需求、以实芯药芯焊丝满足自动焊接需求、以专用型焊材满足个性化焊接需求、以节能环保焊材满足绿色焊接需求”,被国内焊材制造业誉为 “现代焊材”权威解读的 “金桥版本”。

    伴随创新的脚步,纤维素型管道专用焊条、石化专用焊条、自保护药芯焊丝、气保护实芯焊丝、气保护药芯焊丝、不锈钢药芯焊丝……多种填补国内空白、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高端焊材,在金桥焊材集团脱颖而出,并以其性价比高于同类进口产品的优势,走进三峡大坝、西气东输管道、杭州湾跨海大桥、上海东海大桥、秦山核电站、30万吨油轮船体、18万吨散装货船体、高速列车CC707厢体、亚洲最高塔广州电视塔塔身、高速铁路钢轨等施工现场。在此基础上,“金桥”大举挺进美、英、日等近百个国家和地区,“金桥”由此成为国际知名的焊材品牌。

    攻关之余,侯立尊还撰写了《低氢型电焊条的制造》《用金红石制造T—44焊条》《焊缝产生气孔原因》等学术论文。

    他曾任第六、七、八届全国政协委员,并先后获得“天津市劳动模范”“中国工业经济十大杰出人物”“中国工业创新领袖”等称号。

    一生执着一个梦想

    1999年,金桥焊材集团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、竞争力最强的焊材研制基地。

    经与金桥焊材集团几番较量后,那些抢滩中国的国外焊材企业,不得不做出如下结论:在金桥焊材集团超大规模制造能力面前,他们欲以“量”相拼,取胜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;在金桥焊材集团超强的创新能力面前,他们惯用的技术壁垒及价格垄断,也不再具有“杀手锏”的作用。

    为了达到抢占并垄断中国高端焊材市场的目的,一家有世界焊材大鳄之称的国外焊材制造商愿出2亿美金甚至更高的价位并购金桥焊材集团。

    “外国企业就是给一座金山,我也不卖金桥焊材集团!”侯立尊的回答掷地有声!他向企业高管和儿孙袒露心迹:中国的焊材市场只能由中国的民族企业来主导。他创办金桥焊材集团不是为了挣钱发财,而是为了振兴中国的焊材业,为了圆他的“焊材强国”梦。

    10年后,那些曾经梦想兼并金桥焊材集团的外国焊材企业,恳求他出手兼并其在中国开办的企业。

    现在,很多人不看好制造业,尤其是传统制造业。侯立尊却坚定地认为,只要传统制造业以市场为导向,以“互联网+”为手段,实现转型发展,就能争取到光明的前途。

    自1999年起,金桥焊材集团已连续17年国内行业排名第一,年产销量全球第一,并连续多年被评为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“中国制造业500强”“中国机械工业百强企业”“天津市百强企业”。

    一生恪守一条底线

    在金桥焊材集团,卖一根废的盘条头,也要开票上税。到金桥焊材集团收购废料的人感到不解:他们一年的废料能卖2000多万元,若不开票,可以多赚一大笔钱。

    他们对这笔账的算法,侯立尊不同意。他认为,“依法经营,照章纳税,不仅是企业的责任和义务,更是企业家的良心”。在他看来,良心是一个人的做人底线,丢了什么也不能丢了良心。

    为了恪守企业家的良心,他曾给他的高管、子孙,划出多条不可逾越的“红线”:不许脱实入虚,什么赚钱就干什么;不许见利忘义,挣不该挣的钱;不许作假上市,坑股民的钱;不许偷税漏税,欺骗国家;不许把企业的资金转移到国外;不许偷工减料以次充好;不许贿赂官员,败坏社会风气……

    他出生在东北,自幼丧母,家境贫寒,16岁就离家学徒,备受磨难。这段难忘的经历,让他见不得员工受苦。因此,金桥焊材集团多年坚持向所有员工提供免费工作餐,还为员工设立了特困帮扶基金,先后为400多名困难员工提供超过100万元的救助款……他总是说,要让员工以厂为家,家就要有家的样子。

    2013年,他推出了《我的企业传承梦》一书。他要通过启动“培育人力资本工程”,圆他的企业传承梦。其中一项很重要的措施,就是在原有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的基础上,从企业利润分红中拿出一部分资金,上税之后作为额外鼓励金发给员工,以确保企业内部优秀的管理人员、技术人才和骨干员工,分享企业的发展成果。

    他关爱自己的员工,也不忘善行天下。2010年,为支持玉树灾后重建,他一次就捐款1000万元。雅安震后第二天,他便通过天津慈善机构向灾区捐款1000万元。截至目前,他已累计为救灾、助残、助学、养老等慈善公益事业捐款过亿元。民政部为他颁发了中华慈善奖证书,并授予他 “中华慈善之星”荣誉称号。

    焊材未了情,报国无尽时。侯立尊走了,他的继任者表示,一定要发扬他的精神,继承他的遗志,把中国建设成为焊材强国。(齐雪岭)

    文章摘自新华每日电讯

    原文阅读链接:http://xhpfm.mobile.zhongguowangshi.com/v300/newshare/1533324?channel=weixin&from=timeline&isappinstalled=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