销售专线:022—58296666
新闻资讯
企业动态 媒体报道
追忆系列一 把一生献给祖国的焊材事业
2017-02-14

  2016年12月23日14时,天津市金桥焊材集团董事长侯立尊老先生静静地走了,享年94岁。

  不设灵堂,不摆花篮,不搞吊唁仪式,不开追悼会。按照他的遗嘱,2016年12月26日8时,他悄悄地上路了。漫天雪花为他黯然送行。

  他静静地走了,中国焊材发展史却为他书写了不可磨灭的篇章;他悄悄地走了,中国无数个重点工程却为他竖起了永恒的丰碑。

   侯老亲自做焊材新品试验 

  2009年8月,第十四次全国焊接学术大会授予侯立尊“中国焊接终身成就奖”,并对他为中国焊材事业做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:“花甲之年开始创业,打造出焊材产销量世界第一的知名企业;潜心钻研,研制成功全面替代手工生产的成套设备,使我国焊条生产步入机械化时代;研制的还原钛铁矿替代金红石,结束了我国焊材原材料依赖进口的历史……中国焊材事业的每一次进步,都有他的贡献”。 

  不论在此之前,抑或在此之后,戴上这顶中国焊接学术界至尊桂冠的无一不是名院士名教授。真正从焊材制造业基层登上这座学界巅峰的企业家,至今唯他一人而已。 

  业内外熟知他的权威人士,对他更是推崇备至:“这是一位淳厚慈善的长者,这是一位抱定焊材强国宏图大志的追梦者、创世者,这是一位一辈子都与中国焊材业牢牢焊在一起的行业泰斗,这是一位始终都把个人责任与家国天下紧密连接在一起的贤达君子。” 

  以中国工业报记者对他多年的了解,他不是完人,但绝对是一位真正的爱国者,一位真正的专家,一位真正的企业家,一位撒播了一路焊花、担了一肩使命的人,一位真正以专注、执著和善行,弘扬并践行工业精神的人。 

  毫不夸张地说,在中国焊材事业发展进程中,他始终引领行业潮头,翻越一道道波峰。其刚猛之态,凌云之势,令多少世界焊材巨子叹为观止。

  侯老在研发焊材新品

  一生专注一项事业

  “我为焊材而生,焊材就是我的命”。他生前常常拿自己是“怪人”自嘲:“只要坐下来研制焊材配方,烦恼糟心的事,没了;头疼脑热的病,好了。”

  78年前,侯老就与焊材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为养活家人,他16岁就到沈阳一家日本人开办的电焊条厂做了学徒工。虽然受尽凌辱,但也偷学到一身技术。1949年,他扶妻携子从大连来到天津,创办了“中和焊接器材厂”,挣了个资本家头衔。1955年,国家搞公私合营,他鼓着掌献出了自己的工厂,从资本家变成国家干部,专事电焊条研制。为了研制国家急需的电焊条,他自学了高中课程,又利用业余时间上了三年业大,修完化学专业大学课程。为了更好地了解世界焊材发展趋势,他又啃下了日语和俄语。

  丰富的实践经验,扎实的理论基础,他被冠之带有“土”字的专家,并成为国营天津电焊条厂的技术负责人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他以他的“侯氏创造”,书写着中国焊材发展史上的一个又一个第一。 

  1955年,他研制成功国内首条高性能“螺旋式焊条压涂机”,让手工生产电焊条成为历史。随后,他又研制成功与“螺旋式焊条压涂机”配套的“隧道式热风循环焊条烘烤炉”,开启了中国机械化生产电焊条的先河。

  1983年,他成功设计制造了国内首台“高温链条式焊条烘烤炉”。凭借这一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装备,中国电焊条生产向自动化迈出了关键的一步。

  在进行装备创新的同时,他又对电焊条药皮配方产生了极大兴趣。仅是查阅资料,就占去了他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。他要争做中国焊材业的“全能”专家。

  1964年之前,我国生产的电焊条基本是照搬国外的配方,其中有一主要原料金红石,当时只出产于少数几个西方国家。时至1964年,国内电焊条生产厂家因西方国家断供金红石,全部陷入“无米下锅”的困境。

  “钢铁针线”频频告急。在国内各路专家找不到破解之策的情况下,他挺身而出。“只要把国内到处都有钛铁矿砂烧制成还原钛铁矿粉,就可完全替代金红石”。以小人物挑战大专家,他的这一建议不仅没有得到厂领导的支持,还引来一片冷嘲热讽。 

  为了让事实说话,他带上一批铁杆骨干,在天津西郊的荒滩野地,垒起了焙烧窑。日夜守着炉火,他过起了“野人”生活。燃烧了近二百个日日夜夜的焙烧窑,终于在1965年的那个春天,烧出了“中国红”———“还原钛铁矿”。随后,他以“还原钛铁矿”为原料,研制出“钛钙渣系”和“钛型渣系”电焊条。经权威机构验证,用“还原钛铁矿”配方生产的电焊条,其质量完全可以和“金红石”为原料的电焊条媲美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一世界首创,不仅打破了西方国家对我国的恶意垄断,终结了我国依赖进口“金红石”生产电焊条的历史,还开辟了一条用丰富的国内资源低成本生产电焊条的新路径。

  1979年,他以惊动国务院、并获得时任国务院四位副总理批示的“惊世之举”,让“钛钙渣系”和“钛型渣系”电焊条,顺利通过了英国劳氏船级社质量认证,以及后来的英、美、日、德、法、挪威和中国七国船检机构联合质量认证,拿到了“中国制造”第一张进军国际市场的“绿卡”。

  1986年,年过花甲的侯老从天津大桥焊材集团总工程师的岗位退休了。为了把很多尚未实现的创新设想变成现实,他不顾家人的劝阻,创办了属于自己的高端焊材试验田———天津金桥焊材集团有限公司。

  为了把这块高端焊材试验田建设成“现代焊材”研发基地、创新基地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制造基地,他在创办之初,就把“高端、高质、高新”作为创新的主攻目标,并率先提出“以新型焊材满足新型母材焊接需求、以实芯药芯焊丝满足自动焊接需求、以专用型焊材满足个性化焊接需求、以节能环保焊材满足绿色焊接需求”,这一后来被国内焊材制造业誉为“现代焊材”权威解读的“金桥版本”。

  伴随着创新的脚步,纤维素型管道专用焊条、石化专用焊条、自保护药芯焊丝、气保护实芯焊丝、气保护药芯焊丝、不锈钢药芯焊丝、气电立焊药芯焊丝、金属粉型药芯焊丝、堆焊药芯焊丝……,多种填补国内空白、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高端焊材,在金桥焊材集团这块高端焊材试验田里脱颖而出,并以其性价比远远高于同类进口产品的优势,大踏步地走进三峡大坝、西气东输管道、杭州湾跨海大桥、上海东海大桥、秦山核电站、30万吨油轮船体、18万吨散装货船体、高速列车CC707厢体、亚洲最高塔广州电视塔塔身、高速铁路钢轨等施工现场,让那些曾一度垄断中国高端焊材市场的外来品牌望尘莫及。在此基础上,“金桥”以锐不可当之势,大举挺进美、英、日等近百个国家和地区,开创了焊材世界的中国时代。“金桥”也由此成为国际知名的焊材品牌。

  翻阅着他亲手撰写的学术论文及重要著述,诸如《低氢型电焊条的制造》、《用金红石制造T—44焊条》、《焊缝产生气孔原因》、《结合国内资源四种渣系焊条的研究》、《还原钛铁矿的制取》、《钛钙渣系的研究》、《还原钛铁矿在结422焊条的应用》、《电焊条涂料配方设计》、《电焊条涂料配方设计制造技术》、《热风循环焊条烘烤工艺》、《焊条烘烤工艺改革》,检索着由他自己研发或主导研发取得的上百项专利技术,每个人都会对他为中国焊材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感慨而惊叹。

  缘于对中国焊材事业的杰出贡献,他曾任第六、七、八届(科技界)全国政协委员,并先后获得“天津市劳动模范“、“中国工业经济十大杰出人物”、“中国工业创新领袖”等光荣称号。

  侯老被授予中国焊接终身成就奖

  一生执著一个梦想

  时至1999年,金桥焊材集团已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、竞争力最强的焊材研制基地,坐上了国内焊材业的第一把交椅。

  经与金桥焊材集团几番较量之后,那些抢滩中国的国外焊材企业,不得不做出如下结论:在金桥焊材集团超大规模制造能力面前,他们欲以“量”相拼,取胜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;在金桥焊材集团超强的创新能力面前,他们惯用的技术壁垒及价格垄断,也不再具有“杀手锏”的作用。只要有金桥焊材集团这样的强劲对手在,他们发动的任何攻势都只能是铩羽而归。

  为了达到抢占并垄断中国高端焊材市场的目的,他们在无奈之下,押下了一个最大也是最后的赌注。一家有世界焊材大鳄之称的国外焊材制造商放出了试探气球,愿出2亿美元甚至更高的价位并购金桥焊材集团。

  他们相信金钱的力量。中国一些知名品牌不是都已成为金钱的俘虏吗?

  他们却忽视了侯老一生执著的一个梦想———将中国打造成为傲然屹立于世界的“焊材强国”。

  “外国企业就是给一座金山,我也不卖金桥焊材集团!”他的回答,掷地有声!

  得知侯老断绝了这条“财路”,圈内的很多朋友纷纷前来开导:“仅在天津市,想整垮金桥焊材集团的就大有人在,何不卖给外国人一了百了!”

  “中国的焊材市场只能由中国的民族企业来主导。”他坦然表示,“我不须漂白,也不须把钱转移到国外,更不用给自己留条后路。堂堂正正做人,规规矩矩做事,问心无愧,何患之有?”

  随即,他又当着企业高管和儿孙的面,再次袒露他的心迹:他创办金桥焊材集团,不是为了挣钱发财,而是为了振兴中国的焊材业,为了圆他的“焊材强国”梦。金桥焊材集团是个民营企业,更是中国的民族企业,不但不能卖,还要以中国人的志气,千方百计把企业做强做大,彻底粉碎外国企业垄断中国高端焊材的企图。

  10年后,他期待的一幕出现了。那些曾经梦想兼并金桥焊材集团的外国焊材企业,如今却恳求他出手兼并其在中国开办的企业。

  这次,他的回答更干脆:不需要!

  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,很多人已不看好制造业,尤其是传统制造业。他却坚定地认为,只要传统制造业以市场为导向,以“互联网+”为手段,实现转型发展,就能争取到光明的前途。于是,他着手进行全面的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。他要把金桥焊材集团建设成为世界级的科技人才培育基地、世界级的高新焊材研发基地、世界级的精品、名品焊材制造基地。

  一是调整产品结构,向高端转型。通过加快特种焊材研发基地建设和对国内特种焊材企业的收购兼并,逐步减少普通焊材的产量,加大特种高端焊材的生产,将特种焊材、自动焊丝等高端焊材的比例,从现在四成提升至六成。

  二是调整产业结构,向多元化转型。通过收购国内特钢钢厂,与国内知名电焊机生产企业合资,形成从原材料到焊接材料,再到焊接工具的完整产业链条,彻底改变单一生产焊材的产业结构。

  三是调整市场结构,向国际化转型。通过在东北、西北、中南建厂扩能,在俄罗斯、印度、巴西、非洲及欧美国家开设销售窗口,并借助国家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让金桥焊材的产品走向世界。

  四是调整能源结构,向清洁能源转型。通过实施煤改电、煤改气的技术改造,以清洁能源全面替代化石能源,实现节能减排和绿色制造。

  力争到2020年,进入中国企业500强。

  情系焊花终生无悔,矢志创造为国立尊。在他去世前,最令他自豪和骄傲的是,自1999年起,金桥焊材集团已连续17年国内行业排名第一,年产销量全球第一,并连续多年被评为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”、“中国制造业500强”、“中国机械工业百强企业”、“天津市百强企业”。

  一生恪守一条底线

  很多中小企业,尤其是民营企业,出售生产过程中淘汰的边角废料是不开票的。这已是公开的秘密。而在金桥焊材集团,就是卖一根废的盘条头,也要开票上税。凡是到金桥焊材集团收购废料的人都感到不解:他们一年的废料能卖2000多万元,若不开票,可以多赚一大笔钱。

  他们对这笔账的算法,侯老不同意。他认为,“依法经营,照章纳税,不仅是企业的责任和义务,更是企业家的良心”。在他看来,良心是一个人的做人底线。丢了什么也不能丢了良心。作为一个肩负着社会责任前行的企业家,更应该“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于地”,做到问心无愧。

  为了恪守企业家的良心,他曾给他的高管、他的子孙,划出多条不可逾越的“红线”:不许脱实入虚,什么赚钱就干什么;不许见利忘义,挣不该挣的钱;不许作假上市,坑股民的钱;不许偷税漏税,欺骗国家;不许把企业的资金转移到国外;不许偷工减料以次充好;不许贿赂官员,败坏社会风气;不许儿孙身上有“土豪”的影子……。正因为如此,无论是他的家庭,还是他亲手打造的金桥焊材集团,持续释放的都是正能量。

  他出生在东北,自幼丧母,家境贫寒,16岁就离家学徒,备受磨难。这段难忘的经历,让他见不得员工受苦。因此,金桥焊材集团多年坚持向所有员工提供免费工作餐,还为员工设立了特困帮扶基金,至今已先后为400多名困难员工提供了超过100万元的救助款。针对春运买票难,金桥焊材集团还增加了务工接送福利,用大巴接送员工回家与返厂。作为人力密集型的制造企业,金桥焊材集团的每个厂区都配套了单身员工宿舍和家庭式公寓,全方位解决员工的住宿问题。他总是说,要让员工以厂为家,家就要有家的样子。在7000多名员工心中,金桥焊材集团就是他们的福地。

  2013年,他推出了《我的企业传承梦》一书。他要通过启动“培育人力资本工程”,去圆他的企业传承梦。其中一项很重要的措施,就是在原有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的基础上,从企业利润分红中拿出一部分资金,上税之后作为额外鼓励金发给员工,以确保企业内部优秀的管理、技术人才和骨干员工,分享企业的发展成果,并从企业的发展中长期受益。过去的三年,他每年都从自己的利润分红中拿出1000多万元,作为额外鼓励金发放给优秀的管理、技术人才和骨干员工。

  焊材制造企业,给外界的印象一直是劳动强度大,环境脏乱差。而在金桥焊材集团,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景象。怀着以人为本的情怀,他不惜重金,全部采用清洁能源烘干焊条,并为车间安装除尘降噪设施净化环境;多次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改造,降低劳动强度;研制出机械装盒、码垛、装箱等自动化设备,实现了重体力岗位“机械换人”。前年,他又集合精兵强将,以“+互联网”为手段,以创新为驱动,踏上向智能制造转型之路。

  他关爱自己的员工,也不忘善行天下。2010年,为支持玉树灾后重建,他一次就捐款1000万元。雅安震后第二天,他便通过天津慈善机构,向灾区捐款1000万元,用于抗震救灾。截止目前,他已累计为救灾、助残、助学、养老等慈善公益事业捐款过亿元。感于他多年来一直热衷于公益慈善事业的善举,民政部为他颁发了“中华慈善奖”证书,并授予他“中华慈善之星”荣誉称号。他还被天津市残联和天津市慈善协会,分别聘为名誉会长和终身名誉会长。

  焊材未了情,报国无尽时。侯老走了,但他心中还有一个没有实现的“焊材强国”梦。他的继任者表示,一定要发扬他的精神,继承他的遗志,早日跨越与世界之差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把中国建设成为焊材强国。

  侯老,永垂不朽!    

  文章摘自中国工业报-中国工业报记者 齐雪岭

 

  原文阅读链接电子版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I1NTAzNjc0NQ==&mid=2649824601&idx=2&sn=4b78d64f7c51fa2505734ed828072716&chksm=f239a17fc54e2869344e00d237fa75d11ca53422d3c928633875e429d0c0f249f58150b1704b&mpshare=1&scene=23&srcid=01245xgzfDAlFPPV6c9E6qk2#r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