销售专线:022—58296666
愿将一生献给焊接材料事业
2015-11-11


    创建金燕焊接材料有限公司

    1984年天津电焊条厂的厂级领导班子,包括书记、厂长、生产厂长和我这个技术厂长,经局批准,都退居二线了。我虽年已花甲,但身体还好,可以继续做些工作,愿意继续为发展电焊条做一番事业,有人建议我去搞咨询,我不愿干。老厂长建议我去搞合资企业,这件事得到工商联一些老同志的支持,也得到局里几位领导、总工程师的大力支持。我想在焊接材料方面还有很多课题需要继续研究,就采纳他们的建议,决心创建合资企业。1985年筹划,由天津电焊条厂、天津工商联、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进出口公司、新加坡金燕控股有限公司合资,在天津经济开发区兴办天津金燕焊接材料有限公司,1986年建厂,1987年投产,生产“金桥牌”结构钢、不锈钢、低温钢、耐热钢等各种电焊条。

    另外,促使我继续办企业的动力是:1984年我去杭州参加了国际焊接年会,在这次会上,美国、德国、法国、瑞典、瑞士等国都有产品展出。国外一些国家以为中国正在大规模建设,而中国焊接材料事业落后,一定要进口这样那样的电焊条。我当时听了很气愤,我才61岁,身体也好,蛮能工作,我搞了一辈子技术工作,展览会展出的这样那样的电焊条,我完全能搞出来。所以当有人建议我去筹建合资企业,我也就同意了。我想,以合资企业为大试验室,可以搞出很多产品。

    在筹建过程中困难重重,连我老伴都说:“你是有点神经病,不受累不舒服,不找困难不舒服。”是的,是我自己找困难,搞个企业哪能那么容易?当时资金很少,只有300万元人民币,这点资金仅相当于天津电焊条厂一台设备的价钱,而这点钱还是各方面凑的,外资占25%,天焊说拿大头,但也不容易拿,得自己去跑银行,向这个要点,那个要点,比借钱还难。我只好因陋就简,需要的一些设备,有的是从天焊报废的设备里化缘来凑合着用。

    金燕公司1987年5月投产,接踵而来的困难是遇到市场滑坡。当年下半年国家压缩基建规模,电焊条国内市场开始滑坡。向国外出口是出路,但国家外贸体制还未改革。国家平价料每吨800元,而金燕公司要买是议价料每吨需1700元。所以成本合不来,出口这条路被堵死。我犹如梦中惊醒,愿望虽好,困难很大。  

    我搞合资企业,人们都在关注着,正是十目所视,众人所指,我处在内外夹攻的境地,人们议论纷纷。天津电焊条厂有人议论:“老侯啊!一尺二的蜡坐去吧!”“他搞了一辈子技术,从20多岁,搞了40多年,经营他不懂,他的蜡坐上了。”“他原来只是几个人的小厂,现在搞合资企业,他能懂嘛?”我有三个儿子在天津电焊条厂工作,厂里的风也刮到我们家,全家人认为我掉进泥窝里了。

    人们的议论和关注,使我惊醒警觉。既然决心已下,就要干成功,把企业搞得像钢城一样,能攻能守。所谓攻,就是扩大经营,开拓发展;所谓守,就是不论有多大困难也得克服,不能垮台,不能倒闭。于是撂下城市,面向农村,把财务人员、厨房大师傅都派出去卖货;只要我心气不倒,厂子垮不了。但是,投资的股东中有个别的人就是要赚钱,企业刚刚投产,就闹得很僵,我心里直掉泪呀!干焊条厂并不是做小买卖,更不是皮包公司倒手就能赚大钱。我办工厂,搞基本建设,把资金投进去了,又遇到市场滑坡,货卖不动,卖出去也收不回来款,买原料也缺钱,困难重重,只能一点一点度过。我办合资企业与别人不一样,我认为:

    首先,要树立勤俭办企业的观点,勤俭办厂,艰苦创业。

    我从天津电焊条厂带来12个人,其中有我两个儿子,筹建合资企业时,我把原来在天焊有的福利都取消了,连不属于福利的书报费也取消了。不久12个人中有7个人回去了。是苦啊!,天焊的工资、福利比新创办的金燕高,回去就回去吧,就是剩下我一个人我也干。终究还有5个人没回去嘛!他们看我这样干,很受感动,跟我一起留下来干。几年来,我没拿一分钱奖金,但我给他们发奖金;我做好准备,如有必要,连工资都可以往外拿,只要够吃饭的就行。投产之初,工人流动性大,工作又脏又累,生活苦,工资低,我的办公室不如人家的收发室,车间也破破烂烂。人家合资企业坐小汽车上下班,金燕公司也有一辆进口小汽车,我向来不坐,这辆车就搁在车库里,上下班我坐班车,到外面办事我坐公共汽车,去北京开会我乘火车。有人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坐小汽车?”我说:“没有司机。”工人上厕所用手纸,我自己用废纸。在我们这家合资企业里连煤碴都捡过。我常常为有的人用东西不精打细算着急,甚至发脾气,能用一般的就不要买好的;印刷品何必印那么多,先少印些;油漆先买一桶,凑合着够用,就不要买第二桶。企业业务交往,来了人不能不待客,花10元够了,决不花20元,花20元够了,决不花30元。我这样一抠儿,就出了名,有人说:“你老侯太抠儿了”。有的合资企业确实有钱,花钱大方,金燕公司把钱花在该办的事上。比如金燕公司生产的金桥牌电焊条,要出口打入国际市场,必须得到英国、美国等国际权威单位认可,所以我们千方百计节省每分钱来办国际认可。  

    我工作是白天黑夜干,除了晌午睡一觉外,每天在工厂干10小时、16小时、甚至18小时。谁到办公室找我,即便一天来八趟,也看不见我喝茶看报,我都在聚精会神办公、学经营、学政策,连续几年都是这样。我的行动感动了大家,把大家带动起来,群众也干起来了。

    其次,要坚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点,在技术上狠下功夫,靠科学技术开拓市场。 

    我建立试验室,搞多品种。国家有一个机械焊接研究所,印有统一说明书,全国53家电焊条厂品种都印在说明书上,有的一家厂子有几十个品种,上海一家厂子有上百种。我就向多品种发展,在这方面下力量,现已达到140个品种。全国电焊条厂的所有品种我都有。难度大的我干,别人不愿干的我也干。全国各地有解决不了的就到我这里来,一般厂家做5吨电焊条嫌少,我这里5公斤也干。1988年金燕公司金桥牌电焊条得到国际认可,金燕公司的声誉逐步提高了。全国都知道有个金燕公司,厂子不大,但什么都能做,不论是规格复杂,还是品种稀少,别的厂嫌麻烦、怕赔钱的金燕公司都干,而且服务到家,送货上门,这样就赢得用户的信赖,金燕公司有了一些知名度。

    例如1989年北京与美国合资锅炉厂巴布克克来到我们厂要求配套品种,这个大厂原来一些焊条品种从美国进口,因为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,从美国进口有困难,就来金燕公司找我解决,我为他们解决很多品种。他们做五层楼高的大锅炉,配套品种极其复杂,我为他们做的电焊条各种性能也得同他配套,产品交给他们后,他们很满意。这样的实例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我全心研究科学技术,务使产品精益求精,品种全、质量高、向国际先进水平看齐。我年龄大了,特别是这几年眼力不行,搞焊接试验有困难,我的三儿子侯永明给我当助手,他跟我干了20多年,配合我反复实验,先后研制出耐候焊条、纤维素型立向下管道焊条等高科技焊条。如纤维素型焊条,是用于大型石油管道建设的焊接材料,在技术上有很大难度,国内重大工程依赖进口,价格昂贵,我研制出此类焊条,目前已达到美日水平,取代了进口,为国家石油工业建设做出贡献。还有不锈钢类焊条,在北京举行的不锈钢类焊条工艺评比中获优秀奖。

    科学技术的发展永无止境。天焊老传统产品J422曾是金牌产品,全国第一,在金燕公司我又对它进一步研究,质量有所改进,成本有所降低。焊工用它焊接省力,出活、效率高,焊出来的活漂亮,工程技术人员满意,焊工乐意用改进的焊条。我们企业的“上帝”是用户,为“上帝”办实事,关键是把焊条研究好,品种多、质量高、成本低。一般来讲保证电焊条的性能、质量符合要求比较容易,而难的是让焊工操作时感到轻松、出活,出的活漂亮。我这几年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力量。我在天津电焊条厂几十年,天焊已经设立了几个分公司,其原因是“大桥牌”电焊条牌子亮,焊工认可。我到金燕公司仍然这样,“金桥牌”电焊条还要更好。

    近年来,由于国家外贸制度的改革,钢材价格实行单轨制使我们与同行业企业处于同一条起跑线。我们自身成本低、质量高、品种全的优势得以发挥。1992年、1993年出口量逐渐递增,1994年达到一万吨水平。出口至南美、东南亚、中东、非洲几十个国家与地区。例如金燕公司的电焊条出口到新加坡,当地过去使用日本和韩国货。现在金燕公司的高效焊条等一些特殊品种,特别是7024的研究成功,质量超过韩国,只要拿到新加坡就能销,而且销售量很大。这几年我还研究发展涂料药粉出口,巴基斯坦有一家企业过去既买中国的药粉,也买台湾、韩国和日本的,现在金燕公司把他们都顶了出去,巴基斯坦那家企业专买我的药粉。金燕公司每年出口药粉将近2000吨,利润相当大。配料需要技术,出口涂料药粉就是赚技术钱。近几年来,我在钻研科学技术方面尝到甜头,靠科学技术,企业发展收效大。 

    第三,面对国内、国际两个市场,增强竞争意识,要会经营,会管理。   

    1987年5月金燕公司投产,开始金桥牌电焊条牌子不出名,卖不动,并不是它的质量不好。天津电焊条厂的大桥牌电焊条,在国内、国际上知名度高,销售量大,是因为几十年来我在技术上下了很大功夫。金燕公司刚刚投产的金桥牌电焊条,就像是大桥牌电焊条大树底下的一棵小草,这棵小草要茁壮成长确有困难,何况又处于电焊条市场滑坡。我就想办法扩大经营,派人出去卖货,到边边角角去卖,到农村县城公司去卖,到城市小商店去卖,销售方式灵活。

    刚刚创建的金燕公司面临市场滑坡,促使我头脑清醒了,我意识到市场经济就是竞争,竞争意味着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,人才和人才的竞争,企业之间的竞争反映在产品质量的优劣、服务的好坏、价格的高低上,只有物美价廉服务好才有竞争力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,这又取决于企业会经营、会管理。

    关于管理,我在天津电焊条厂时,我与总工们搞了好几年全面质量管理,实行管理数据化、标准化、制度化。我在金燕公司逐步推广天焊全面质量管理的经验,严密组织,严格要求。车间生产从原材料进厂到产品出厂,生产过程的工装、工艺参数、工艺流程都比较严密,有一套数据化、标准化、制度化的管理办法。金燕公司比起天焊的规模小、用人少,我是总经理,手把壶推行起来,贯彻下去。现在金燕公司的情况很好,在全国同行业中消耗最低,全额定员最好,工艺流程合理,工装合理,工人劳动轻松,产品质量好,成本低,品种多,鉴于企业严格执行标准化工作,经天津技术监督局审批,发予企业标准资格认可书。金桥牌电焊条在市场上有竞争力,企业站住脚跟,特别是这两年企业逐步由守转向攻,市场扩展了,买我的用户多了,逼得我多生产,更要加强管理,由守转到攻,没有严密的管理不行。    

    为使企业能守能攻,必须有一支坚强的职工队伍,才能开展工作,才能战无不胜。在金燕公司几年中,我一边工作,一边搞人员培训,从车间工人到管理人员长期培训,从生产工人、管理人员到经理都有一套工作标准,而且逐步完善,逐步提高,形成一支强有力的队伍。人员少,效率高,凡事有人管,一个人能会几项工作。金燕公司的职工都讲爱厂,我自己平常坚持的是爱厂如命,有人曾对我说:“你爱厂如家。”我回答:“这样对我要求太低了,我要爱厂如命,厂的声誉,厂的各个方面是我的命,只有我爱厂如命,工人才能爱厂如家。”的确,金燕公司的职工在厂干事都像干自己家的事。他们深知企业的一切同他们的切身利益有着密切关系。

    金燕公司对职工赏罚分明,特别是以教育为主,公司刚创建时,有的不愿意干,走了,后来又要回来,回来就回来,待遇也不因此而降低;有的因为偷盗应被开除,问题是年轻人一时失足,经过教育能改正的,仍然让他留下干,不能一棍子打死,俗话说公司要留点德。经过长期教育,使职工知道公司的今天是怎么走过来的,企业的精神面貌怎么回事,平日公司将企业的经营方针、各项管理制度都向职工交底。金燕公司实行计件工资制,但工人很注意产品质量,不单纯追求数量,如果操作中出现质量问题,他们主动返工,主动声明自己质量出了问题,不拿质量分。公司规定不准在车间抽烟赌博,有的工人刚进厂遵守不好,经过教育,精神面貌有了变化,这个问题基本解决。工人们在车间都是紧张干活,没有浪浪荡荡的;科室工作人员上班八小时,闲聊唠嗑属犯纪问题,大家都紧张工作,几年来形成风气。职工都了解公司利益和个人利益有直接关系。金燕公司对职工进行形势教育,使职工懂得公司的发展是国家的政策好,我们之所以有今天是由于国家政策正确,应该热爱国家,维护国家利益,遵守国家法规。金燕公司历来是规规矩矩,自觉地向国家纳税。 

    金燕公司创建时,限于条件福利基金定的低,但是再困难也尽量办好工人食堂,再困难也让工人洗上澡,因为我们的活脏,就建立了男、女浴室。虽然金燕公司的食堂、澡塘在开发区并不是一流的,但是在困难条件下就很不错了。工人看到公司确实关心群众生活,很受感动。随着企业的日益发展,1994年金燕公司又盖了新的食堂,亮堂宽敞,相当不错。职工有集体宿舍,还在开发区给职工解决住房,工人们很高兴,年轻人要结婚,需要住房有盼头,老工人干了一辈子,看到能解决住房,很欣慰。金燕公司对工人坚持以教育为主,又关心职工生活,解决实际问题,时间长了,工人对企业的美好前途充满希望,也满有信心。 

    我曾问职工们,一个企业什么最值钱?他们众说不一,我说:你们都讲错了,对一个企业来讲,有一个东西最值钱,那就是“声誉”。如果企业的声誉垮了,就一文不值。声誉越高,越值钱。企业的声誉不是一朝一夕能获得的,要靠日积月累。

    要把企业建成钢城,能守能攻,我反对泡沫经济,一定要使企业有后劲,注重科学技术、采用好的经营办法,加强管理,这三者缺一不可,而且需要不断提高、不断改进,永远是无尽无休的,绝不能满足于现状,要向前看,向前看几十年,金燕公司的建设就是朝着这个目标发展。金燕公司现在占有资金已达6000万元,1994年全年产值估计可达到1.5亿元,1995年在此基础上再翻番。在继续生产传统产品的同时引进先进技术,增加新品种。

    创建金燕公司得到国家和领导的支持,企业的股东现在对我十分支持。合资的外商来到金燕,表示赞扬。到1994年股东们已获得投资额的ll倍的红利。股东们对于公司发展抱以很大希望,对于我也十分支持,由于金燕主要是以技术赢利,因而1992年董事会决定成立侯立尊科研基金,以每年红利的7%作为基金,主要用于研制开发新的焊接材料以及专业技术人员培训,1994年董事会,全体又推选我担任董事长以利于企业进一步发展。我打算用侯立尊科研基金在1995年成立焊接材料研究所,从事焊接工艺及材料方面研究,使我国的焊接技术早日进入国际先进行列。

    金燕公司自1985年建厂,已经经历了九个春秋,这期间道路是坎坷不平的,但在市、区、局各级领导关怀,各位股东支持,全公司上下一心、艰苦创业下,已由当初300万元资金小厂,发展成为焊条行业大型企业,1992年和1993年产销利润连年翻番,居于行业领先地位,取得了极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,继92年被评为天津市百强企业后,1993年又相继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、天津开发区十佳明星企业、天津最大三资企业、天津最大(百强)工业企业,并获得先进外商投资企业经济效益优秀奖。 (徐秀珍整理) 
 

首页 上一页 - 5 - 下一页 末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