销售专线:022—58296666
愿将一生献给焊接材料事业
2015-11-11

    下文原载天津市政协编辑出版的《天津文史资料选辑》1995•4(总第68辑)
     愿将一生献给焊接材料事业

    我今年已经72岁了,回顾我这一生,从16岁开始进入一家电焊条厂做工,50多年来,始终不渝地执著追求发展我国电焊条事业,也努力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。

    解放前,我国电焊条的生产制造几乎是空白,用来焊接的电焊条要靠进口,靠洋货。几十年来,我国的电焊条生产的演变过程,就是一部从无到有,从制造到科研,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历史。如今,天津电焊条公司在国内外颇有影响,是生产、科研为一体的企业集团,年生产能力达10万吨,电焊条品种有100多个,不仅可以满足国内工农业生产、国防建设和国家重点工程的需求,而且每年出口2万多吨,创汇1000多万元。然而这几十年前进的道路并不总是平坦无阻的,它是一条弯弯曲曲、荆棘丛生、坎坷不平的路,它是一条用心血和汗水铺成的路。 

    青年时期与电焊条结下不解之缘

    我出生在大连,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很差,生活清苦,家里没有能力供我念书,勉强读完高小,在1939年我16岁时,到一家电焊条厂做工。当时日本侵略中国,东北地区用的焊接材料都从日本运来。我所在的那家厂子,是一个日本人刚刚在大连开办的,厂子很小。那时,日本国内刚学会做电焊条,他们是从德国学来的技术。是手工涂药,而且只能做两个品种,一种是氧化铁型,另一种是铁锰型。因为我会日语,进厂后,跟着日本工程师做练习生。由于我工作勤勉,工程师对我很满意,一些事情放手让我做,我也从中学习了很多东西。这样干了几年,因为厂里管中国工人的日本工头对待工人苛刻残酷,工人的生活待遇很苦。以我为首的几个中国工人同日本工头争吵起来。之后,我们就不在这家厂子干了,一起到沈阳,在一家中国资本家开办的厂子干。这家工厂原来是冶炼厂,我们去后才建立一个小型电焊条厂,一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。就在这一年,我回到大连老家。后来苏联军队进驻大连,大连的红旗造船厂修理船只需要电焊条,就从苏联进盘条,委托加工,于是找到我给他们做焊条。 

    1949年建国后,听朋友说天津这个地方工业发展快,很需要电焊条。1950年我就随着朋友到天津来了,我们的资金很少,只有2000元,租了几间房,成立个小作坊做电焊条,手工涂料。正式人员只有3个人,我和我的一个妹夫,还有从大连来的一位同事,再加上自己的内人跟着一块干。尽管我们制作认真,尽量做出质量好的电焊条,但是开始不为人知,没有知名度,头半年很困难。自己光会做电焊条,不会做买卖,做出了电焊条,没人给卖。天津当时有一位跑合的叫王才昌,他说要想法把产品卖出去,光坐在家里等着别人哪能知道?于是我做出1吨,他给卖1吨,给他100元酬金。他跑五金行、跑工厂去联系卖货,逐渐卖到永利公司塘沽碱厂、电车厂和外省的煤矿等,凡是用过我们电焊条的,都认为很好用。我们也就苦了一年吧,三四个人小作坊生产的电焊条就供不应求了。

    随着工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,我在1950年成立中和电焊条厂,当时天津还有两家,永安和建国电焊条厂,这两家规模都比中和大,永安的东家是周启圭,比较有钱,全厂职工近40人。在1950年、1951年两年时间里,天津又有30多家电焊条厂开业,都是小厂。1952年开展“五反”运动,永安和建国都停产过关去了,我们中和没有停产,仍然很忙。“五反”运动后,成立化学材料公会,我们电焊条厂都参加这个公会组织,我被选为组长,按照当时国家的政策,技术上公开,由我帮助大家改进提高做电焊条的技术,每周要开一次会,研讨生产技术。

    当时进口的电焊条价钱很贵,每吨要4000至5000元,国产电焊条价格只2000元,进口价高出国产电焊条价格一倍到一倍半。1953年国营商业部门向私营工业加工订货,五金站供给私营电焊条厂原料,我们做加工。我很愿意接受加工订货,不用自己去买原料,又不用去卖产品。因为我生产的电焊条质量好,五金站愿意要我的货,中和电焊条厂很快发展起来。当时永安电焊条厂也做加工订货,建国电焊条厂由于经营不善,技术较差,已经倒闭了。其他小厂没有能力接受加工订货任务,就逐步联合起来成立五星生产合作社,也为五金站加工。

    从1953年到1955年,虽然我们都给五金站做加工订货,但是中和电焊条厂生产的连环牌电焊条,成本最低,质量好、牌子也明,五金站供不应求,因此五金站让我负责永安和五星的加工技术,不仅要公开技术,而且要负责。为了帮助他们提高产品质量,我不仅把配方告诉他们,而且还要辅导他们怎样做。即便是这样,他们的产品还是不好卖,五金站就要求把加工订货的产品牌子统一起来,都用中和电焊条厂的连环牌商标,他们的牌子就不用了。结果还是中和电焊条厂的产品卖得快。什么原因呢?原来,产品的牌子虽然统一了,但生产厂家的字号不一样,人们还是愿意买中和的产品。弄得五金站没办法了,要求几家电焊条厂把自己的字号都取消,分别改称一厂、二厂、三厂,永安是一厂,中和是二厂,合作社是三厂。然而我们二厂的产品还是供不应求。于是五金站督促我们增人,扩大生产。“五反”前,中和是个小作坊,在工商局登记,起的是小照;“五反”后,我更换为大照(私营企业营业照),承做加工订货后,中和已由三四人,增加到20多人。在我更换大照时,有人劝我别换大照了,换了大照就成资本家了。可是五金站一再说好话,让更换大照,好扩大生产。我没考虑是不是会成资本家,既然五金站要求我做,那就干吧,给国家做贡献,自己有点技术就贡献出来,于是我听从五金站的劝告,增加人,扩大生产,换成私营企业营业照。

    由小作坊发展到私营企业后,遇到一件事促使我们提前合营。北京国家建工部有个华北金属结构厂,这个厂规模很大,有几千名职工。他们有一位负责电焊焊接技术的厂长,30多岁,本是学冶金的,他很器重我的焊接技术,有时让我给他讲解技术问题。他曾提出希望我到他那金属结构厂里去做焊条,后来他就向建工部部长刘秀峰建议要建立一个电焊条厂。接着他又动员我说:你就上我那里,并到我那里去,需要什么设备我都给你买,生产需要什么就有什么,你自己资金少就不好办。在他的一再劝说动员下,我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1954年10月左右,他派了一位张厂长来天津洽谈,要求天津主管部门同意我这个厂子全部并到他们那里去。他本人也四次来天津洽谈并厂问题,但没有得到天津主管部门的同意。直到1954年年底,张厂长告诉我事情的原委,他说:“你们天津财委副主任马力克不同意让你们厂并到我们那里去。马力克的意见是,金属结构厂要求把厂子并过去,目的是为了生产,需要电焊条,天津可以把电焊条供给你们,满足要求。马力克还请张厂长转告建工部部长,天津这家电焊条厂要提前合营,合营后所生产的电焊条,满足你们的供货要求。”我听了张厂长告知的情况,也就死心了。既然不能并到金属结构厂去,我就努力创造条件,争取提前合营。 
 

首页 上一页 - 1 - 下一页 末页